极简知识 | 文学是一个大脑阅读另一个大脑

李翔 2018年10月31日

墨西哥作家瓦莱里娅·路易塞利是当代拉美文学一位很有潜力的年轻作家。她在写《我牙齿的故事》这本书的时候,用了一种很有意思的写法。这本书成书之前,是一个连载系列,路易塞利每周会写一个章节,然后给一家果汁厂的12名工人阅读,工人们对故事进行讨论的录音会发回给路易塞利,她再根据录音接着写。可以说,《我牙齿的故事》这本书是她和工人们共同创作的一件艺术品。在接受澎湃新闻采访时,路易塞利谈了她对写作和文学的看法。

路易塞利说,她之前在写作的时候,只有一个目的,就是把书写好,创造一种节奏。但是在写《我牙齿的故事》时,她必须带着目的性,她觉得这本书有一些表演性质,她在想着给那些工人带来一些娱乐。路易塞利说:“我知道我的这些读者们要在工厂里工作十个小时,完了还要坐在一个类似教室的地方读我写的东西,还要在傍晚讨论。所以,我决不能让他们无聊,我得让他们保持兴趣。”

在提到对文学的看法时,路易塞利强调了同情的价值。她认为,“文学其实创造的是对他者的同情,让看起来很遥远的东西变近”。当人们阅读时,其实是一个大脑在阅读另一个大脑,“你其实是在思考另一个人的思考。你在消化吸收另一个人语言的节奏和意象,这是百分之百的同情”。因此,文学其实在帮我们真正抵达另一人的最深处。路易塞利把文学当成是一种训练同情的练习,这种练习不仅是情感上的,也是智力上的。

此外,她还提到,人们在阅读的时候,其实是在体验一种更深刻、更有趣、更多样、更奇怪的现实。“作品是一层滤镜,当你阅读一本真的很有趣的书时,你会发现一切都开始模拟文字的那种模式了。”

以上就是墨西哥作家瓦莱里娅·路易塞利对写作和文学的看法。

推荐阅读

讨论区

冯琨 留言:
听完本文有几点感触:

1、路易塞利的做法让我想起昨天过世的金庸先生在写作很多作品的状态,他开始都是给报社的小说连载专栏供稿,然后在写作过程中,作品逐渐走向丰满。

2、让读者参与到作品的创作中,是一种互动式的创造方法,在信息时代之前,人们交流渠道和效率所限,这种模式难以形成,而技术为艺术创作打开了新的发展空间。
记得有些电影和热播剧也有让观众自己决定剧情走向或者准备几个结尾的情况,这都是艺术与受众“通话”的过程,也让艺术创作更加贴近大众。

3、“作品是一层滤镜”和村上春树所说的“好的写作就像一个管道”有类似的意思,我感觉好的作品既能影响读者,也能完成读者和作者的一种心灵的沟通。
唯美 留言:
文学创作是思想与灵魂的碰撞,我们读书是与智者交流,感悟作者的情感与生活,开阔了视野,如同演员投入到剧本中,有了不一样的人生体验。

互联网运营

互联网产品PM